彭曉芸
  公務員該不該加薪的問題成為最近一年來的熱門話題。筆者以為,脫離公務員體系現狀談這個問題,恐怕是無的放矢。在“該與不該”之間二選一的,多是把公務員當作一個整體單元進行考量,卻忽視了一個最為嚴重的問題:公務員的工種千差萬別,卻用一個體系來定薪,這必然存在該漲的沒漲,不值那個價的卻由於有編製而坐享體制紅利。
  在媒體的報道中,有這樣的案例,一位當公務員20年有餘的副處長,感慨很後悔當公務員,一個月工資4000多元,“還沒有教師工資高”。而反對他觀點的評論則說,憑什麼教師的工資就該比他低?教師的工作技術含量、辛苦程度,可不一定比他低。還有的說,既然覺得那麼不划算,何不辭職去當教師?
  一般情況下,我們很容易瞭解教師的工作量和工作難度,但很難知道這位副處長具體從事怎樣的工作,是像經常需要出警的警察那樣繁重,還是整天坐辦公室喝茶看報?體制內這種按照級別定薪的官僚制度,不同工種的差別往往不能體現出來,苦熬一個官階才是漲薪漲福利的不二法寶。這就導致了極大的不公平以及公務員隊伍對官銜的畸形追求。
  對官銜的惡性競爭不僅滋生腐敗,而且還產生了一種錯誤觀念:“想當官就得從基層做起,基層乾好了就適合當官。”這種想法錯在哪裡?如果跳出公務員系統,到市場化的就業環境中就不難發現“從基層做起”是怎樣一個誤區。譬如,你看見過大公司里收發文件的文秘和前臺晉升為業務總監的嗎?你看見過律師所里負責接待工作的文員變身著名律師的嗎?很少。即便有,那一定傳為佳話。
  而在公務員系統,從基層端茶倒水的瑣事做起就能當官,似乎成為潛在共識。這就導致了一個相當麻煩的問題:要麼當官的門檻太低,要麼基層工作的用人太浪費,用的儘是能當官的“高端人才”。
  如果是這樣,那麼薪酬問題自然伴隨而來,很多低技術含量的工種因為用了“高端人才”而不得不提高待遇以及晉升預期,屬於資源上巨大的浪費。而艱苦繁重的工作,由於沒有相應官銜和級別,工作本身的價值無法體現,這是對人才的壓榨和剝奪。
  如何解決?或許可以從改革開放數十年的實踐中汲取經驗。就業市場化之後,薪資體系就靈活機動許多。保姆超過文秘,快遞員超過辦公室白領,都是市場最鮮活的表現。而公務員系統卻缺乏這樣的機制,數十年一個工資體系,動一發牽全身,似乎怎麼弄都無法兼顧公平與效率。這就是封閉式的公務員體系面臨的最大難題。
  改變目前這個局面,一個有效的思路就是對公務員系統的工種進行分類分層,而不是完全按照行政級別定薪。其次,進一步開放進出機制,某些權力崗位應當向社會公開競聘,而不是依賴於內部升遷,以此區別事務官和政務官。如果考進公務員系統,當一名事務性工種的工作人員,做一份基礎而瑣碎的工作,其公開透明的預期就是低薪但輕鬆穩定,想必不會再有那麼多綜合素質優秀的大學生擠破腦袋把公務員當最優選擇了。至於官員,如果能夠通過公開競聘,吸納體制外相關領域的出色人才,那麼也就不會再出現事務性工作濫用精英人才的浪費了。▲(作者是時政評論員)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防水工程

zj93zjnez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